当前位置: 首页» 猴岛文化 » 疍家文化
  • 疍家文化:疍民是古代我国东南沿海的少数民族。疍人水居,以船为室,每艘船住着一家人或一个小家族,或采珠,或捕鱼。疍家世代相传的是口头文学,并较多地保持了古代北越人的风俗。其图腾崇拜为蛇,称蛇为龙种。这些够构成了疍家特有的社会与民俗文化。

    新村镇的“疍家”来自福建泉州和广东顺德、南海等地。有鱼排458个,从事海水养殖和捕捞业。

    关于“疍家”起源的N种说法  

    疍家人,清光绪《崖州志》称为疍民。“疍民,世居大蛋港、保平港、望楼港濒海诸处。男女罕事农桑,惟辑麻为网罟,以鱼为生。子孙世守其业,税办渔课。间亦有置产耕种者。妇女则兼织纺为业。”   

    疍民即水上居民,因像浮于饱和盐溶液之上的鸡蛋,长年累月浮于海上,故得名为疍民。疍民据人类学家考察分析,证实不属于一个独立民族,而是我国沿海地区水上居民的一个统称,属于汉族。疍民祖籍多为阳江、番禺、顺德、南海等县的水上人家。现在主要分布在广东的阳江、番禺、顺德、南海,广西的北海、防城港,海南三亚等沿海地区 。   

    一般把生活在水上以打鱼为生的小渔民家庭为“疍家”,他们没有大船,无法远航,只能在近海捕鱼。渔港里也没有他们的一席之地。退潮时,他们下笼下网,捕些鱼虾。生活随着潮汐变化而变化。   

    关于“疍家”的起源,其中一种说法来源于早前他们居住的舟楫外形酷似蛋壳漂浮于水面;另一种说法是因为这些水上人家长年累月生活在海上,像浮于海面的鸡蛋,所以被称为“疍民”。而疍家人自己则认为,他们常年与风浪搏斗,生命难以得到保障,如同蛋壳一般脆弱,故称为“疍家”。

    有研究学者认为“疍民”是古越族的后代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航海家;解放前他们因为常年漂泊海上,又被称为海上的“吉卜赛”人。对于疍家人的来历,学术界一直没有定论,大部分研究者认为疍家人是原居于陆地的汉人,秦朝时被官军所迫,逃入江海河上居住,以捕鱼为生,此后世代传承。   

    还有说法疍家人源于成吉思汗的蒙古族。元朝末年,战乱不断,许多蒙古族士兵被迫南下。当他们流浪到南方沿海时,为当地人所不容,有一批人做了海盗,在附近抢掠为生;而有一批人只得在船上漂泊,以捕鱼为生。   

    根据沙田疍家文化博物馆提供的旧图片显示,从元朝到清朝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疍民备受欺凌,他们没有部落,没有田地,以海为生。岸上的原住居民规定“疍民”不准上岸居住,不准读书识字,不准与岸上人家通婚,科举的名册中也从来没有“疍民”的名字。   

    疍民在很多不明故里的人眼里是被欺凌者的代名词。但正是这样一个弱势族群,用自己勤劳的双手,用简朴的智慧围海造田,造出了滩涂沃野,创造了咸水种植方法,修筑海边基围养虾种植莞草,把陆地从海中一点点“围”出来。   

    由于靠近大海,大风大浪让疍民的生存时刻受到威胁。打鱼也很难满足生活的基本需要。于是,一部分疍民开始向岸上悄悄发展,演变成为具有新的生活方式的“两栖疍民”。  

    咸水歌唱出独特水乡风情

    咸水歌没有固定的歌谱,基本上就一个调。咸水歌的流传方式非常原始,歌曲没有固定的歌谱,也没有专人去教,都是老一辈人口口传唱。至于“咸水歌”的名称来源,目前有两种说法:一种认为与疍民生活的地域有关。疍家人生活的珠三角地区地处海河交界地带,每当南海咸潮涌入,咸水流经的地方大多是疍民聚居之地。由于长期与咸咸的大海打交道,因此疍家人传唱的歌被称为“咸水歌”。   

    另一种说法则认为咸水歌的“咸”字主要指与男女私情有关的事。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“咸”字在粤方言中继承了古义。由于咸水歌中反映男欢女爱内容的情歌占了相当大的比例,所以叫做“咸水歌”。   

    根据史载,明末清初时,咸水歌已为人们所传唱,成为疍民婚嫁生活的重要内容。到清代,咸水歌已相当盛行,在江河边上经常可听到咸水歌声。保留至今的一些咸水歌中,多数以情歌为主,表达男女青年追求美好爱情,向往幸福生活的真挚情感。

    疍家—风俗文化   

    疍民风俗:疍家人住的地方叫作“疍家棚”,是傍岸临水架设的棚户,竹瓦板壁,陈设简单,卫生清洁。   

    疍民—语言   

    疍民世居新村港,祖籍多为阳江、番禺、顺德、南海等地,无统一的语言,南海地区、海棠地区、昌江县海尾地区,陵水县新村港等地通行粤语,使用的是祖籍语言,而大部分地区如保平港、望楼港等地区语言多与当地居民同化。   

    疍民—信仰   

    疍民信仰佛教,但更信奉龙皇,每逢初一、十五疍民都要去上香,备猪、羊奠祀。   

    疍民—服饰   

    疍民的服饰与汉族基本相同,旧时以唐装为主,现在随时代变迁,以时装为主。疍民喜欢的首饰与汉族基本相同,但更偏爱于玉器。玉为湿润而有光泽的美石,是洁白美好的象征。疍家姑娘偏爱的是碧玉和翡翠。以碧玉或翡翠雕成直径为2厘米左右大小的单孔圆环,然后配上3克左右的细金链作为别具一格的耳坠。疍家姑娘都爱打“脑髻”,金光闪闪的细链条耳坠别在双耳上方,耳朵下方悬吊着绿光闪耀的碧玉式翡翠环。它给飒爽英姿的疍家姑娘增添了媚人的光彩,它象征着纯洁、美好、富有、幸福、吉祥如意。

    疍家姑娘装饰除偏爱碧玉翡翠之外,所戴竹笠很讲究。他们一般很喜欢项上直径为10厘米、高8厘米,下半部为直径40厘米、高为4厘米的筒式竹笠、这种竹笠做工考究,纺织目细,外部要刷上一层金黄色的海棠油。这层油金光闪闪,既是竹笠的保护层,又增加了一分光彩。笠带则为疍家姑娘的杰作,以红、橙、黄、白、紫、蓝、黑等胶丝配上闪闪发亮的贝类小珠编织成。带上这精工制作的竹笠和美丽的彩带,在骄阳下,使你感到更舒畅,显得更美丽。   

    疍家姑娘勤劳、善良、美丽、聪明、贤慧。旧时,当他们的兄长、丈夫出海打鱼时,她们就默默地为他们祈祷。出远海迟迟未归时,她们就上妈祖庙、五龙公庙为他们祈祷神灵保护……   

    疍家人的婚礼   

    疍家人结婚的时候,亲朋以制作疍家衣的布匹为贺礼来赠与新婚人。通常是按制作单件的疍家衣来决定送赠的长短,一般是以五尺布制一件上衣。新娘子也会特地选用红色的棉布制作疍家衣来充当新婚礼服。按照当地以前的风俗,每个疍家出嫁女,家人都会送六尺衫布作为嫁妆。结婚前,女的就将这些嫁妆制造成红色的婚衫和有花边的裙子。而男的则是高领空钮扣的上衣,黑色长裤子。

    傍晚时分,众多的亲朋戚友各自驾舟齐聚男方家赴喜宴。数十只船艇泊在一起,船头相对,用红布搭起凉棚。口齿伶俐的新娘一边敬茶,一边唱着咸水歌,收取盘茶红包。随后,喜宴开始,沸沸扬扬,欢声笑语,唱歌逗乐,场面热闹,亲朋戚友一直闹至深夜方才摇舟散去。宴席上,无论菜肴多少,“香芋扣肉”一菜绝不可少,而且是特别大碗,要由家庭女长者亲手泡制。

    疍民子女结婚虽然遵循父母亲之命、媒妁之言,但有着自己的特色,不乏浪漫的色彩。清代文学家屈大均撰《广东新语·舟语·蛋(疍)家艇》曰:“诸蛋以艇为家,是曰蛋家。其有男未聘,则置盆草于梢;女未受聘,则置盆花于梢,以致媒妁。婚时以蛮歌相迎,男歌胜则夺女过舟。”清代诗人陈昙《疍家墩》诗咏道:“龙户卢余是种人,水云深处且藏身。盆花盆草风流甚,竞唱渔歌好缔亲。”